伊始末世

游戏中途

"心跳……"紫色的心跳出现,三人马上意识到了危险。放弃修机抬头,果然发现了淡化的杰克。
         "看来到齐了……"身躯渐渐消失,化作雾隐,"那就……都陪我玩玩吧。"大步走向幸运儿,决定先解决他。
         "完了……"奈布暗道不好,看到红光走向就明白了什么,急忙一把推开正准备翻板而完全没有防备的幸运儿。
         "咚——"
         杰克内心:我什么都没干……性欲鹅我要取你鹅命!
         受伤的声音。
         刚刚奈布实实在在为幸运儿挡了一刀,连雾刃都挡住了。被后出现触目惊心的三道血痕,鲜红的血流淌出来,滴在洁白的缎带上,显得血腥无比。她轻"嘶"一声,费力地站了起来。
         "前、前辈!"幸运儿撕心裂肺地喊了出来,抱起之前翻箱摸到的橄榄球冲了出去,把杰克撞了出去,而克利切和瑟维则扶起负伤的奈布跑去旁边疗伤。
          "敢撞我?胆不小啊。"甩了甩左手上的血,杰克追了过来。陪你玩玩再去抱我家小甜心。
         (幸运儿溜鬼,了解一下?)

          痛心。
          这是瑟维和克利切帮奈布包扎伤口时唯一的想法。
          变的和女人一样柔软的背部上遍布了大大小小的伤疤,而那三道伤痕又占据了大部分位置,甚至划开一小部分旧伤。虽然是和奈布一起打过仗的战友,瑟维仍觉得可怕。
          要好好对她啊。
          刚刚那一下打上去时看上去她在很坚强地忍着,但扶着她跑过来时她就已经近乎哭出声来,而治疗时更是忍不了疼痛,大滴大滴的眼泪夺眶而出,即使已经在努力擦干。
          "呃!"
          克利切不小心治疗失误,一下子放开了奈布,而因为位置原因,奈布一下扑到了瑟维怀里。
          "疼……"原来看似坚强的雇佣兵,也有柔弱的一面。
          "对不起奈布!我……我不是故意的……"克利切一个劲地道歉,差点都结巴了。
          "那克利切你去修机吧,我来治奈布。"
虽然超想打克利切,但瑟维忍住了,轻轻抱起奈布放到地上接着治疗。
          不过……
          边治疗边看着幸运儿已经溜了120秒的提示,瑟维突然赞了这位既没减益也没增益效果的求生者,刚好克利切修好了之前的机子,奈布也治好了。厉害,嘴角忍不住扬起胜利的笑容。
          然而下一秒,他的笑容僵住了。
          估计是翻窗被交互斩,幸运儿直接倒地,然后应该是旁边就有个椅子,所以被挂气球没多久就上了椅子。
          杰克也是气的。
          刚打算去救人就被奈布一把拉住。"我去救。"虽然眼圈仍是红彤彤的,但透露着一种坚定,更有一种自信。
          "先去修机,你已经养了不少乌鸦了。"
          "可我头顶没啊……"
          "总之去修机。"
          好吧。
          拗不过莫名顽固的瑟维,奈布跟着克利切一起去修机。

          "杰克你是疯了吗一直追我干什么……"上椅子的幸运儿心累吐槽。
          "因为小甜心帮你挡刀,所以我吃醋了。"杰克淡定守尸,顺带哼起了歌。
          "而且你拿橄榄球撞我,幸好不是前锋,不然我的腰就废了。"
          "我当时以为你要伤害前辈,你觉得如果自己喜欢的人被伤害,他还会冷静吗?"
           听到"喜欢"两字的杰克彻底不淡定了。
           "怎么可能?!"他怒吼,"就像我误伤了她一样,因为她替你挡刀,所以我才要抓你!"
           痴汉(划)惹不起惹不起……
           不过至少奈布安全了。看到奈布头顶的健康状态,幸运儿松了口气。
           (先来波幸佣和杰佣)

求生者:佣兵,幸运儿,魔术师,慈善家
   监管者:杰克(所以cp向是神佣主,all佣副)

       玻璃碎开的声音,代表着游戏的伊始。
       这个游戏永生,象征着永无止境的追与逃。即便不会有生死之别,但留下的伤痕,就算游戏结束后随风尘而逝,还是会刻在心上。
       赢?输?在此一举。只是无论逃脱还是迷失,仍是被监禁在玫瑰荆棘共存的庄园。
       (好了旁白拿好你工资走人)

       变奏的婚礼进行曲。
       随着碎开的玻璃声,奈布的耳边便被曲调萦绕。她轻轻松了口气,因为身处红教堂的无敌房,而旁边刚好有电机。
       无需半分思考,奈布修起了电机。
       吵闹的噪音使她忆起了战争、牺牲。忍不住停下喘了口气,摸了一把头顶冒出的冷汗接着修。
       "萨贝达!快走!"
       忽如其来的回忆充斥了脑袋,同时浓雾把她笼罩,她一时慌张炸了机子。
        杰克。
        从电流的洗礼中回过神的她强忍着疼痛思考。有些棘手,雾刃的触发无疑是对他最大的益处。冷却CD,更快擦刀,还有……雾隐。
        啧。
        甩了甩头使自己清醒。就算他是杰克又怎么样?还不是能溜,接着修机去。
        毫无疑问杰克发现了她的炸机,在越来越急促的心跳声中红色箭头直指门口。
        来了!
        略微的欣喜勾起了嘴角,快速跑到窗口翻个窗在屋外嘲讽:"有本事来追我啊爪爪杰~"
        "奉陪到底,小甜心~"面具下嘴角弧度上扬,并不是发现猎物的惊喜,倒不如说是兴奋,一种遇上对手(爱人)的兴奋。
        一场追逐,开始了。

        瑟维有些着急。
        目前没看见奈布,也没看见监管者。烦躁地修着电机,虽然通过技能雾都夜行也可以发现监管者是杰克,但没见到想见的人,就是心烦。
        这是什么情感?或许他要问问自己。
        在奈布炸机时他会心疼,听着他因伤痛而呻吟时会动歪心思,看见她衣服不合适后,也会破费,就连在杰克送他玫瑰时也会嫉妒。他是怎么了?
        "你不在状态。"在他炸了机后,克利切抱怨到。
        "我掩耳满点不怂。"
        "那也应快修机子啊,瑟维先生。"幸运儿透过反光的眼镜,盯着他。
        "好……好吧。"
         那种情感就是爱吗?或许吧。

         "奈布·萨贝达已牵制60秒"
         "四台电机未破译"
         刚翻完杰克一板子的奈布发现了系统提示。
         吃鲸,三个人修了60秒,还只修了一台,请问你们在干什么?佣式懵逼。
        "小甜心可不要走神哦~"刚从晕眩中恢复的杰克用力的踩着板子,然后就追过来。
        不过奈布早有预料,所以毫不犹豫贴墙用了个护肘。"啧,走神还是能赢你。"在一堆椅子那又躺下嘲讽。
        为什么性转后可爱指数还以立方暴击了啊……杰克决定就追一局算了。
         然而并没有。
         奈布并没有发现那三个人正在这里修机。

我们都是陈独秀
假如给我180秒溜屠夫:大家……来玩国王游戏好不好?@全员
上等人:no,下等人的游戏,我才不玩。
皮皮佣:行,带一个
上等人:+1。
残奥会欢迎你:……莫名想打楼上……+1。
井盖警告:+1。
来一针吗满足你:+1。
香奈儿:+1。
蹲蘑菇你看不见我:+1。
真假难辨:+1。
幸运之神无名:+1。
照亮你的美:+1。
来一针吗满足你:艾玛呢?平时她最爱玩游戏的啊。
皮皮佣:艾玛小姐在里奥先生那。
真假难辨:奈布你怎么知道的?
皮皮佣:刚刚艾玛小姐邀请我一起去里奥先生那,但我脱不开身,就婉拒了。
假如给我180秒溜屠夫:那……好吧,不等其他人了,我们开始~!
(第一个国王是艾米丽)
来一针吗满足你:唉我是国王!
来一针吗满足你:那……一号掀五号裙子!
幸运之神无名:五号……是谁啊?
井盖警告:你掀得起来?
幸运之神无名:菲姐……救我……
井盖警告:好吧~_~
(通过帮助幸运儿才把菲欧娜的裙子掀了一点点)
(第二个国王是慈善家)
照亮你的美:克利切是国王!克利切要四号玩真心话!
皮皮佣:欧,我是四号……
照亮你的美:奈布小姐最喜欢谁?
假如给我180秒溜屠夫:⊙∀⊙!刺激!
香奈儿:期待。
皮皮佣:要说最喜欢的话,应该是我之前的一位战友,可惜他为和平牺牲了……
皮皮佣:记得他尝尝对我说要取得战争胜利,然后就带我去他的家乡,游遍那里。
真假难辨:……莫名吃醋。
蹲蘑菇你看不见我:……可惜威廉不在这。
(第三个国王是奈布)
皮皮佣:嘶我是国王啊……
皮皮佣:那……请三号和六号下一场一起参加游戏!
照亮你的美:幸好我是九号。
香奈儿:克利切先生你拿反了,我是九号。
真假难辨:哈哈哈!老财迷你准备好了吗?
幸运之神无名:瑟维先生你是三号……
真假难辨:Q^Q
(最后的国王是海伦娜)
假如给我180秒溜屠夫:那我就凑个整吧……四号和七号一起参加下一场!和三号六号一起!
皮皮佣:好吧~_~
幸运之神无名:好的(一脸幸福)

陈独秀请你坐下不然我绑你到椅子上去
残奥会欢迎你:我们是不是要为奈布做点什么?
幸运之神无名:此话怎讲?
铁头娃专治腰间盘突出:做她男朋友?
(铁头娃专治腰间盘突出 被禁言 1天)
来一针吗满足你:叫你皮,还有为什么不能做女朋友。
分手炮请了解:+1。
在线裁缝做衣服:特雷西是不是说衣服的问题・_・?
残奥会欢迎你:欧瓦姐正解。
拆椅大军空降:衣服怎么了?
残奥会欢迎你:奈布小姐的衣服都太大了,没有办法穿,我们应该帮她做几套衣服,更何况在那之前她的衣服就已经破了。
拆椅大军空降:有道理,那么……做什么衣服?
幸运之神无名:女仆装!
(幸运之神无名  被禁言 1天)
残奥会欢迎你:咦,变态,虽然很支持。
照亮你的美:克利切要小裙子!克利切要奈布小姐穿小裙子!
真假难辨:(小声逼逼)为什么不能不穿呢,那不是最好的吗?
(真假难辨  被禁言 1天)
爪爪杰:啧,这么污秽的想法竟不带我一个。
脆脆鲨你值得拥有:其实我认为暗杀勇士就很好啊……相爱相杀了解一下。
香奈儿:这有个老实人。
来一针吗满足你:薇拉?!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还在游戏吗?
香奈儿:刚刚差点被那个黄衣之主放飞了。杀0放4了解一下,就因为队里有我媳妇。欧,这个奈布,比我的香水都香。
爪爪杰:头顶突然一重。
来一针吗满足你:前半句允许我反驳。
(与此同时,被禁言的3人正在商城购物)
幸运之神无名:我买定弹簧手了,敲可爱!
铁头娃专治腰间盘突出:那我就刺客披风了。帅(sao)气。
真假难辨:小气。
幸运之神无名:?WTF?
真假难辨:寄生感染了解一下。
铁头娃专治腰间盘突出:大佬。
(又在同时,监管者宿舍)
爪爪杰:(盯着屏幕上的女仆装和一系列小裙子)
爪爪杰:别说还蛮好看的……送出去了。
---------------------------------------
皮皮佣:??怎么多出这么多衣服?(刚从游戏回来)

李大钊心累,李大钊不说
脆脆鲨你值得拥有:噢,天哪。
脆脆鲨你值得拥有:图片jpg
爪爪杰:……!!!
爪爪杰:这……这是我家小奈布?!
爪爪杰:我怎么倒地流血了……
妾身站蝶佣:杰克先生用词不妥当。
爪爪杰:?
妾身站蝶佣:请把"我家"两字去掉。
在线裁缝做衣服:+1
摄魂钩不是狗链:+2
脆脆鲨你值得拥有:重点偏了各位。
烤鱿鱼烤鱿鱼: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脆脆鲨你值得拥有
脆脆鲨你值得拥有:问裘克去。我只是在观战。
靓仔冲刺:你们真的……要听?
爪爪杰:废话。
靓仔冲刺:当时小奈布残血被我带着去翻箱刚好翻到针,就开始自愈。她队友都在一旁担心我有坏心思,就每人翻了个枪对着我……
在线裁缝做衣服:……她?
靓仔冲刺:霉戳。
靓仔冲刺:结果自愈完小奈布就发生了巨大变化……变成女孩了。
靓仔冲刺:然后皮皮鳝和瑟两棒就从满血变成了倒地还直接流血而亡了……
烤鱿鱼烤鱿鱼:听起来真不妙。
靓仔冲刺:我也……失血过多,被送回来了。
妾身站蝶佣:噢,很期待奶布酱

all佣主杰佣and神佣,对话体,佣性转向。

(萌新第一次发文请太太们指点,有问题请直接提出来谢谢)
   正文开始

                                     我们就是陈独秀
     皮皮佣:请问您的镇定剂是出了问题吗,艾米丽小姐……@来一针吗满足你
     皮皮佣:图片jpg
     幸运之神无名:……!!!
     拆椅大军空降:奈布……小姐??
     上等人:表示看地图错过了电机。
     残奥会欢迎你:表示用傀儡推墙把自己砸晕。
     铁头娃专治腰间盘突出:表示抱着橄榄球撞树。
     蹲蘑菇你看不见我:表示变小被发现。
     假如给我180秒溜屠夫:......重点似乎偏了各位。
     假如给我180秒溜屠夫:我们不应在意奈布小姐为什么成了女生吗?
     上等人:这是个病句。
     分手炮请了解:是这样……上局不是奈布,我,克利切,瑟维还有小丑在游戏吗,奈布被小丑顶了就去翻箱子,刚好翻出针就自愈,结果刚自愈完就成了这幅样子……
      皮皮佣:重点在于为何克利切先生和瑟维先生看到我这样子就便倒地还直接流血被淘汰了……
      皮皮佣:还有结束游戏后也变不回去了……我还想要明天啊……@来一针吗满足你 艾米丽小姐你就救救我吧……
      来一针吗满足你:刚刚结束游戏,有事吗?@皮皮佣
      来一针吗满足你:好吧~_~我明白了。你翻的针是不是粉色的?
       皮皮佣:想想好像真是的……
       来一针吗满足你:恭喜中奖了。
       分手炮请了解:WTF?解释一下。
       来一针吗满足你:那个针是性转剂,是庄园主要求我发明的,哪想还没实验呢就被误认作镇定剂放进箱子里了……
        皮皮佣:这难道意味着……
        来一针吗满足你:霉戳,欢迎加入女求生者阵营。
        皮皮佣:……
       (皮皮佣    退出群聊)